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国华的博客

这辈子,最让我觉得幸福的,就是看着自己的学生,一个个的幸福。

 
 
 

日志

 
 

老龄化问题不解决将亡族灭种  

2013-08-29 11:29:58|  分类: 人生两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网评论专栏作家 俞天任
2013年08月27日 08:59   


作者:俞天任

核心提示:中国有句古话叫“养儿防老”,而这三十年来所执行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使得“养儿防老”变为了不可能,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的养老问题除了依靠全社会的力量之外别无其他出路。养老问题还不光是老人们所面临的问题,老无所依的问题使得未老的社会成员也开始惶恐不安。


笔者在这个专栏中不止一次地提起过中国社会的老龄化问题,因为在笔者看来,唯一能引发中国社会不安甚至导致中国崩溃的就是人口问题。因为别的问题都不会只有一个结果,而老龄化问题不尽快想办法解决就只有亡族灭种这一个结果。
长达三十年的强制性计划生育带来的是人口的急剧老龄化,失去了人口红利的中国除了要失去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之外,还面临着一个如何赡养国内老人的问题,中国和其他面临着老龄化问题的发达国家不同的是: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没有什么实用的社会保险系统,连社会保险的概念都还是刚刚起步。
习总书记在第十二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发表的题为“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的讲话中对于“中国梦”是这么表述的:“我们要随时随刻倾听人民呼声、回应人民期待,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在学有所教、老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在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也就是说“老有所得,老有所养”是“中国梦”的一个重要内容。
养老是每一个人都要遇到的问题,当然也有人养老不成为问题,但这些人实在是寥寥无几。因为养老是发生在人们丧失劳动能力之后,而将来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以及身体状况的变化和医疗条件都是无法预测的,比如说在三十年前一个“万元户”的称号曾经是那么的光耀,可是这一万元在现在能干什么?
中国有句古话叫“养儿防老”,而这三十年来所执行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使得“养儿防老”变为了不可能,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的养老问题除了依靠全社会的力量之外别无其他出路。养老问题还不光是老人们所面临的问题,老无所依的问题使得未老的社会成员也开始惶恐不安,而且抚养家庭内老人的责任对于他们来说无论从经济上来说还是从体力上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央视新闻里面报道了民政部要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的消息,但并没有进一步说清楚社会力量将以怎样的形式来参与养老服务,也没有说清楚民政部对于可能的费用标准以及到底有多少人能够负担这种收费标准的详细测算。
这是一个牵涉到千家万户所有人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政府不能含糊其辞,一定要认真向社会成员解释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考虑和对策,解释政府对于社会成员养老的目标以及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手段。比如说政府规划中的社会成员的预计平均寿命是多少?按照现在的退休年龄,社会将每年将要要耗费多少资金来赡养这些不再参加社会劳动的老人?这些养老资金都有哪些稳定的财源来保证不会突然出现缺口?“动员社会力量”到底是什么意思?能动员多少?人们要具备怎样的财力才能使用这种“社会力量”?如果这些手段都尽了还是无法填补缺口是准备提高退休年龄还是降低养老金?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只要有一个环节没有考虑周全就会引发大问题的,比如现在日本的养老资金出现缺口的原因之一是当年厚生省在估算平均寿命时出了错,他们原来以为人的平均寿命的增加会逐渐放慢速度而达到一个极限,但结果是这些年来平均寿命就几乎是按照一条斜率一定的直线在增长,以至于要赡养的老人数量越来越多,而赡养者的青壮年则越来越少。
要知道执行了三十年“一对夫妻一个孩”政策的中国是在比日本更快的速度在老龄化道路上飞跑前进。
在中共中央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中首次出现了一个叫“顶层设计”的名词。本来“顶层设计”在工程学中的本义是统筹考虑项目各层次和各要素,追根溯源,统揽全局,在最高层次上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这一新名词进入国家新五年规划,预示着中国改革事业进入了新的征程。我们希望在这个牵涉到每个人的具体利益的问题上,政府能做好顶层设计,尽早给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国民养老方案,以消除大家的不安,实现“老有所得,老有所养”的“中国梦”。


收藏0 分享

凤凰网评论专栏作家 俞天任
2013年08月27日 08:59   



作者:俞天任

核心提示:中国有句古话叫“养儿防老”,而这三十年来所执行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使得“养儿防老”变为了不可能,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的养老问题除了依靠全社会的力量之外别无其他出路。养老问题还不光是老人们所面临的问题,老无所依的问题使得未老的社会成员也开始惶恐不安。



笔者在这个专栏中不止一次地提起过中国社会的老龄化问题,因为在笔者看来,唯一能引发中国社会不安甚至导致中国崩溃的就是人口问题。因为别的问题都不会只有一个结果,而老龄化问题不尽快想办法解决就只有亡族灭种这一个结果。

长达三十年的强制性计划生育带来的是人口的急剧老龄化,失去了人口红利的中国除了要失去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之外,还面临着一个如何赡养国内老人的问题,中国和其他面临着老龄化问题的发达国家不同的是: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没有什么实用的社会保险系统,连社会保险的概念都还是刚刚起步。

习总书记在第十二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发表的题为“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的讲话中对于“中国梦”是这么表述的:“我们要随时随刻倾听人民呼声、回应人民期待,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在学有所教、老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在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也就是说“老有所得,老有所养”是“中国梦”的一个重要内容。

养老是每一个人都要遇到的问题,当然也有人养老不成为问题,但这些人实在是寥寥无几。因为养老是发生在人们丧失劳动能力之后,而将来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以及身体状况的变化和医疗条件都是无法预测的,比如说在三十年前一个“万元户”的称号曾经是那么的光耀,可是这一万元在现在能干什么?

中国有句古话叫“养儿防老”,而这三十年来所执行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使得“养儿防老”变为了不可能,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的养老问题除了依靠全社会的力量之外别无其他出路。养老问题还不光是老人们所面临的问题,老无所依的问题使得未老的社会成员也开始惶恐不安,而且抚养家庭内老人的责任对于他们来说无论从经济上来说还是从体力上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央视新闻里面报道了民政部要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的消息,但并没有进一步说清楚社会力量将以怎样的形式来参与养老服务,也没有说清楚民政部对于可能的费用标准以及到底有多少人能够负担这种收费标准的详细测算。

这是一个牵涉到千家万户所有人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政府不能含糊其辞,一定要认真向社会成员解释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考虑和对策,解释政府对于社会成员养老的目标以及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手段。比如说政府规划中的社会成员的预计平均寿命是多少?按照现在的退休年龄,社会将每年将要要耗费多少资金来赡养这些不再参加社会劳动的老人?这些养老资金都有哪些稳定的财源来保证不会突然出现缺口?“动员社会力量”到底是什么意思?能动员多少?人们要具备怎样的财力才能使用这种“社会力量”?如果这些手段都尽了还是无法填补缺口是准备提高退休年龄还是降低养老金?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只要有一个环节没有考虑周全就会引发大问题的,比如现在日本的养老资金出现缺口的原因之一是当年厚生省在估算平均寿命时出了错,他们原来以为人的平均寿命的增加会逐渐放慢速度而达到一个极限,但结果是这些年来平均寿命就几乎是按照一条斜率一定的直线在增长,以至于要赡养的老人数量越来越多,而赡养者的青壮年则越来越少。

要知道执行了三十年“一对夫妻一个孩”政策的中国是在比日本更快的速度在老龄化道路上飞跑前进。

在中共中央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中首次出现了一个叫“顶层设计”的名词。本来“顶层设计”在工程学中的本义是统筹考虑项目各层次和各要素,追根溯源,统揽全局,在最高层次上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这一新名词进入国家新五年规划,预示着中国改革事业进入了新的征程。我们希望在这个牵涉到每个人的具体利益的问题上,政府能做好顶层设计,尽早给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国民养老方案,以消除大家的不安,实现“老有所得,老有所养”的“中国梦”。


凤凰网评论专栏作家 俞天任
2013年08月27日 08:59   



作者:俞天任

核心提示:中国有句古话叫“养儿防老”,而这三十年来所执行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使得“养儿防老”变为了不可能,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的养老问题除了依靠全社会的力量之外别无其他出路。养老问题还不光是老人们所面临的问题,老无所依的问题使得未老的社会成员也开始惶恐不安。



笔者在这个专栏中不止一次地提起过中国社会的老龄化问题,因为在笔者看来,唯一能引发中国社会不安甚至导致中国崩溃的就是人口问题。因为别的问题都不会只有一个结果,而老龄化问题不尽快想办法解决就只有亡族灭种这一个结果。

长达三十年的强制性计划生育带来的是人口的急剧老龄化,失去了人口红利的中国除了要失去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之外,还面临着一个如何赡养国内老人的问题,中国和其他面临着老龄化问题的发达国家不同的是: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没有什么实用的社会保险系统,连社会保险的概念都还是刚刚起步。

习总书记在第十二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发表的题为“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的讲话中对于“中国梦”是这么表述的:“我们要随时随刻倾听人民呼声、回应人民期待,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在学有所教、老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在经济社会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也就是说“老有所得,老有所养”是“中国梦”的一个重要内容。

养老是每一个人都要遇到的问题,当然也有人养老不成为问题,但这些人实在是寥寥无几。因为养老是发生在人们丧失劳动能力之后,而将来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以及身体状况的变化和医疗条件都是无法预测的,比如说在三十年前一个“万元户”的称号曾经是那么的光耀,可是这一万元在现在能干什么?

中国有句古话叫“养儿防老”,而这三十年来所执行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使得“养儿防老”变为了不可能,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的养老问题除了依靠全社会的力量之外别无其他出路。养老问题还不光是老人们所面临的问题,老无所依的问题使得未老的社会成员也开始惶恐不安,而且抚养家庭内老人的责任对于他们来说无论从经济上来说还是从体力上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央视新闻里面报道了民政部要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的消息,但并没有进一步说清楚社会力量将以怎样的形式来参与养老服务,也没有说清楚民政部对于可能的费用标准以及到底有多少人能够负担这种收费标准的详细测算。

这是一个牵涉到千家万户所有人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政府不能含糊其辞,一定要认真向社会成员解释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考虑和对策,解释政府对于社会成员养老的目标以及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手段。比如说政府规划中的社会成员的预计平均寿命是多少?按照现在的退休年龄,社会将每年将要要耗费多少资金来赡养这些不再参加社会劳动的老人?这些养老资金都有哪些稳定的财源来保证不会突然出现缺口?“动员社会力量”到底是什么意思?能动员多少?人们要具备怎样的财力才能使用这种“社会力量”?如果这些手段都尽了还是无法填补缺口是准备提高退休年龄还是降低养老金?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只要有一个环节没有考虑周全就会引发大问题的,比如现在日本的养老资金出现缺口的原因之一是当年厚生省在估算平均寿命时出了错,他们原来以为人的平均寿命的增加会逐渐放慢速度而达到一个极限,但结果是这些年来平均寿命就几乎是按照一条斜率一定的直线在增长,以至于要赡养的老人数量越来越多,而赡养者的青壮年则越来越少。

要知道执行了三十年“一对夫妻一个孩”政策的中国是在比日本更快的速度在老龄化道路上飞跑前进。

在中共中央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中首次出现了一个叫“顶层设计”的名词。本来“顶层设计”在工程学中的本义是统筹考虑项目各层次和各要素,追根溯源,统揽全局,在最高层次上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这一新名词进入国家新五年规划,预示着中国改革事业进入了新的征程。我们希望在这个牵涉到每个人的具体利益的问题上,政府能做好顶层设计,尽早给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国民养老方案,以消除大家的不安,实现“老有所得,老有所养”的“中国梦”。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